非洲来的彩色宝石,瑕疵也是一种美。

文章附图

2015-01-29 晨报周刊




文|记者 陈显灿 图|记者 邓天佑 编辑|张书凝


彩宝,听起来像一条宠物狗的名字,80后夫妻熊鹏和张西贝习惯这么称呼他们的店,店的全称其实是叫“彩度珠宝”。


彩度珠宝像一个非洲主题的会所,红褐色的背景墙上,挂满了熊鹏从非洲带来的特色摆件。进门的玄关处有两件彩色装饰画,细看才能分辨出这些画是由成百上千个蝴蝶翅膀拼凑成的。


中国人习惯把蝴蝶做成标本,非洲人对彩色痴迷,竟然用几十种蝴蝶翅膀的天然颜色,拼凑出一个个漂亮的图案,花鸟鱼虫都能摆得栩栩如生。这样的摆件并不是会所的主角,但熊鹏喜欢这种非洲氛围。比如,茶几上几个用椰子壳做成的小盒子,盖子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晶片,非洲人对色彩的追求超过了其他种族。



1月4日,参观这个会所的时候,熊鹏首先介绍的不是宝石,而是非洲文化,他从办公室的壁橱里拿出一个椰子树枝做成的装饰品:一个人倚靠在一棵椰树下。“你看,这个人的样子做得很抽象,工艺肯定没有中国匠人那么好。但非洲最大的财富是资源。”


非洲人崇尚彩色,这片土地的彩色资源与中国匠人的手艺,成了摆在熊鹏面前的“鱼与熊掌”。非洲的彩色宝石,让熊鹏找到了一种兼得的方式,把非洲彩宝交给中国匠人打磨,按照中国人的喜好来私人订制。


夫妻俩最初接触彩色宝石,其实是因为爱情。熊鹏和张西贝都曾在澳洲留学,不过是不同城市,毕业后,熊鹏进入国家开发银行,张西贝考入世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安永会计事务所。两年前,熊鹏被派往非洲,成为国家开发银行驻赞比亚办事处成员,他和张西贝见面的机会更少了。有次熊鹏去新加坡与张西贝见面,作为高级审计师的张西贝忙到连接机的时间都没有,于是,熊鹏萌发了一个想法:“以后想要结婚生子,这金领工作必须得辞了。”


张西贝正处于事业上升期,劝她辞职并不是容易的事情,熊鹏想了一条妙计,带她去非洲旅游。2012年,阿联酋航空第一次载着张西贝降落在卢萨卡,几天时间,她去了维多利亚瀑布,卡富韦国家动物园、卢萨卡的周二菜市场,或者去商场购物,看电影。最后,熊鹏才带她寻找非洲宝石。张西贝有些疑惑,中国年轻人都兴钻石,这些五颜六色的石头真有必要?



但当张西贝第一次看到祖母绿、坦桑石、鸽血红等非洲宝石后,她就对这些天然的彩色石头着迷了。这些宝石大多都含有很多絮状或者包裹物,真实自然。当地人描述为“Only Natural Beauty Last Forever”(自然美才能恒久远)。


很快,张西贝没事就去这些宝石店闲逛,端一杯咖啡,与老板聊聊各种宝石不同的特性,了解各种宝石不同的切割、镶嵌工艺以及他们的全球产业链。


熊鹏知道这些彩色石头正在起作用,于是让黑人朋友开了五六个小时约500公里车程,收集了一批五颜六色的宝石摆在餐桌上任张西贝挑选,毫无倦意的张西贝一挑就是五六个小时。


最后,张西贝在这里挑选了结婚钻戒,又买了祖母绿戒指、坦桑蓝吊坠、卢比莱吊坠,还买了一些海蓝宝,石榴石、紫水晶、黄水晶等各种宝石。



回到新加坡后,熊鹏如愿与张西贝注册结婚了。张西贝的朋友也非常喜欢她带过去的宝石,这让张西贝有了定制非洲彩宝的想法,一个可以在辞职后终身从事的事业。去年10月,熊鹏与张西贝双双辞职,在万达写字楼开了这样一家彩宝店。同时,这个店子还成了长沙第一个非洲文化会所。


做彩宝定制的时候,张西贝发现了欧美客户与中国客户购买偏好的不同,欧美客户一般会把宝石远远的打量,观察宝石的形状、颜色,而对宝石内部的絮状、斑点等瑕疵视而不见,他们乐意为自然的颜色买单。而中国客户一般会把宝石放在放大镜下,仔细观察它是否有瑕疵,非常在乎净度等级,只会愿意为完美的石头买单。


张西贝说起他们在非洲的自然保护区的一段经历:他们与德国人同乘一辆敞篷吉普车外出。意外地发现了狮子在啃食斑马,黑人司机慢慢把吉普车挪近,张西贝赶紧跟司机说别再靠近了。黑人司机笑一笑说:“Easy Please(放轻松)。”挪到离狮子已经只有两到三米远的地方,黑人朋友已经拿出杯子泡好咖啡,和德国朋友边喝咖啡边观察着狮子啃食斑马。本来计划在这难得一见的场景找机会拍照的熊鹏和张西贝,也选择静静观察,融入自然。


“这种自然和真实,也是非洲宝石带给我的感受。”张西贝说。